您的位置: 首页> 最新公告> 日本留学生现状:“如果不能打工,我可能撑不到下学期”

日本留学生现状:“如果不能打工,我可能撑不到下学期”

阅读128

06-20 08:27

报道中,因失去便利店兼职而陷入困境的孟加拉国留学生,只剩下7000日元积蓄,沦落到便宜的薯片都买不起,让大家不禁为日本留学生的现状感到揪心。



根据一项调查报告显示,由于疫情受到“严重影响”的留学生超过了80%。其中16%的留学生被迫提前结束在日本的留学生涯。


失去打工收入固然倒霉,但那些继续打工留学生,日子并没有好很多。



据日媒称,自肃期间很多留学生迫于生计,不得不冒着被感染的风险,每天派发报纸、分拣快递,呆在属于“三密空间”(密闭空间、密集场所、密接场景 )的工厂里继续工作。


表面上看,新冠疫情让留学生陷入困境。但这一切的背后,正是日本借“留学”之名,引入大量廉价外籍劳工的不良后果。



留学人数突破30万,

“留学生计划”提前交卷?



为了解决日本社会老龄化导致的劳动力不足,从2008年起,安倍政府推行“留学生30万人计划”,并旨在2020年实现这一目标。


截至2019年底,来日留学生已经达到34万5791人。日本可谓是提前交卷,正当大家想为日本点赞时,有人却发觉情况好像不太对。


浩浩荡荡挺进日本的留学大军中,中国留学生仍然是主力,人数达到13万人。


但更加引起关注的是,亚洲新兴国家的留学生增长速度惊人,比如越南和尼泊尔。


2012年日本的越南籍留学生大约为9千人,到了2019年这个数字变成了8万人,尼泊尔籍留学生增长到3万人,它们一跃成为仅次于中国的留学生输入大国。



过去十几年里,以越南为代表的亚洲新兴国家正在崛起。由于低廉的人力成本,全球工厂正在逐步向这些地区转移,各国都急需大量人才。


来日本留学,把先进的技术和理念带回母国参与建设,这个逻辑看上去没毛病。


但实现这个梦想,却没看上去简单。



首先是留学费用。日本学费不算高,但对于这些新兴国家来说,绝不是笔小数目。


2019年越南人均收入接近2,800美元(约合人民币2万元),日本语言学校的学费每年大约为10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6.6万元)。


仅学费一项,就相当于一名普通越南人三年的收入。



正因如此,他们大都是从国内借债来日本留学的。有必要这样吗?


其实是有的。日本人口结构老龄化严重,年轻劳动力严重不足,人工成本很高。日本出台了最低的打工时薪,例如东京为每小时985日元,仅凭打工也比在自己国家挣的多得多。



但日本政府也规定,留学生每周打工不能超过28小时,按照1000日元的时薪标准,留学生每个月收入最多11~13万日元,除去生活费其实所剩无几。


由于很多人学费都是借的,为了偿还学费,很多留学生不得不私下超时打工。据统计,很多越南、尼泊尔的留学生每周实际打工时间超过50个小时,比很多上班族还长。


一提起在日本打工,很多人想的是到便利店、餐饮店的兼职。但这种需要与客人面对面交流的工作,一般只有留学生里的“精英”才有资质去竞争。



大多数留学生踏实肯干,并且从事的都是日本人最不愿意干的“3K”(危险[kiken]、肮脏[kitanai]、吃力[kitsui])行业。


由于语言障碍,他们经常从事分发报纸,打包便当、分拣快递等不需要与人沟通的工作。



法律声明 Copyright © 2018-2020 鲁ICP备170400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