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> 最新公告> 日本最新网红旅游地:贫民窟

日本最新网红旅游地:贫民窟

阅读57

05-16 15:43


随便打开一个UP主的Vlog,上一秒她还在干净明亮的街区,赞叹东京市民的美好生活,下一秒就走到了一条破落的街道,光线黯淡、人迹冷清,偶尔能见到的路人都一身酒气,甚至还有孩子骑着自行车,戾气满满地向她这个外来人说些不堪入耳的脏话。




而上述两个看起来截然不同的街区,直线距离不超一公里。一个转身,你就告别了开阔晴朗的生活,来到了破败凋零的地带,仿佛走进了时空黑洞。视频平台上的Vlog在不经意间揭开了日本精致表象下不为人知的阴影和疤痕。





东京足立区的山谷、大阪的爱邻(当地居民多惯用旧地名釜ヶ崎,即Kamagasaki)以及横滨的寿町,是日本著名的三大贫民窟。

 

中文“贫民窟”这个字眼可能描述得不够准确,スラム街才是“贫民窟”的日语对应。而上面三个地方则是ドヤ街。ドヤ街,即Doya-machi,这个词中的Doya,是日语旅馆一词”Yado"的反写,指的是简易宿泊以及档次低于简易宿泊的“下宿”,ドヤ街即是Doya集中的地区。

 

简易宿泊能有多简易?一个4.86平方米的房间,一个大个子甚至施展不开身体,而月租却要5万日元(约3052元人民币)。



能租到这种房间的,已经算是贫民窟里的幸运儿。在档次低于简易宿泊的“下宿”,可能连一张床板都难以拥有。有的人在街边用纸箱、被褥和其他废物堆起自己的“房子”,还有人把垃圾堆当作席梦思,睡得香甜。几张纸板,一个破口袋就是这些人的全部家当。一条路上,放眼望去都是堆砌得整整齐齐的“房子”,不免叫人心惊胆战。


贫困是暴戾滋长的最好土壤,脏乱差总是结伴而行。日本的黑社会问题屡见不鲜,在贫民窟则更为严重,他们甚至不屑于掩饰。在大阪爱邻活动的黑帮集团数量多达60个,他们大摇大摆地从事非法活动,毒品和武器交易每天都在发生,赌场设在光天化日之下,不加遮掩。

 

近年来,帮派与居民以及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时有发生。1992年,爱邻爆发骚乱,共持续5天,据说与警匪勾结有关。2008年G8峰会前夕,爱邻又因警方虐待一名临时工爆发大规模骚乱,共有2000人参与,持续了整整6天。

 

这也“训练“出了日本最强警察署——大阪西成區警察署。他们吸取了之前与暴力团体火拼的敎训,现在连警署大楼都重建得异常牢固了,围上了一圈铁栅栏。



尽管如此,日本人还是把这里称作“福祉之街”。的确,生活在这里,从某种程度上说,有一定的好处。

 

根据日本国宪法第25条——“全体国民都享有健康和文化的最低限度生活的权利”。 “生活保护”救济金每月约8万日元(约合5千人民币),还有5万日元(约合3千人民币)的房租补贴,且享受免费医疗。

 

在这里,没有生病还要上班的社畜生活,没有需要随时随地stand by的concall。他们是日本的“三和大神”,早上九点,就喝到酩酊大醉,什么都不用做,不用管,不用愁。他们看上去活着,又似乎早已死去。


这里也是日本独一无二的消费洼地。一锅硬货满满的寿喜烧只要650日元,折合40多块人民币。而一份满满的生蚝火锅也只要1000日元,不到人民币 70块钱,比国内还便宜。

 

玉出超市在这里称王称霸,原因无它,便宜而易。这里经常会出现1日元起价的商品,限买一件,第二件原价;19日元一罐的小罐饮料,39日元一罐的咖啡;连在日本算得上是奢侈水果的西瓜,在这里也能以和中国物价换算汇率后差不多的价格买到。

 

这一点,也是吸引众多外国游客“冒死前来”的重要原因。最开始关于这里的Vlog,并不是出于对穷人的同情与救济,而是日本的穷游攻略。





然而这样的“福祉”只能造福穷游客,并不能拯救真正生活在这里的人。能否过上平凡普通但有饭吃的生活,成为每一个贫民窟local的考验。

 

藤村健司看上去像是最有希望的一个。他23岁,身着正装,完全不像一个贫民。但当记者发现他的时候,他正单手拿着饭碗,跟老人们站在一起,排队打不要钱的饭。

 

为了救济穷人,政府每周都会在这里发放饭菜。发放有个规矩:吃完第一次打的饭,只要当天还有剩下的饭菜,就可以排队继续打。这位年轻人打到饭后,随便找了块水泥石阶坐下,就拿起筷子狼吞虎咽,想赶快吃完打下一份,因为他已经一天没吃饭了。



很多人也许会诧异,一个好手好脚的年轻人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?这个问题的答案让人唏嘘。

法律声明 Copyright © 2018-2020 鲁ICP备17040021号